网站首页 >> 租房准备

王朝的长篇小说找个去按摩被上海的一家影视节能

2020-10-19 来源:上海租房网

王朝的长篇小说《找个 去按摩》被上海的一家影视公司买断了版权,而且由他自己修改成半成品的60集室内小制作剧本,一共付给了80万元现金。制片人请他到京菜一绝喝了点酒,二人闲谈了一会儿。吃完饭,王朝为了以后能继续和对方合作,拉着制片人找了家咖啡屋玩了一把大上海情调,两个大男人要了两杯咖啡,一盏蜡烛,坐了没有半个小时,就觉得没意思起来。制片人推辞说天气很晚了,然后二人出了咖啡店,在龙金路分开了。

上海的冬天,没有北方冷,是因为没有北方冬天的风大。上海是个古城市,一古上千年,百年前的脂粉气息与风流气息已经散尽,但现在人流是叫人最痛苦了,早上地铁站的人流更是叫人痛苦得一塌糊涂。龙京路上的人很少,在上海很是难得,空气似乎清醒,更显得月光凄艳清绝,王朝住在格林豪酒店,远远看到酒店的霓虹灯闪烁着烂醉的光泽。王朝提着两皮箱钞票,美得头晕转向,又贪恋着大上海的月色,所以缓慢地步行着。人在舒畅的时候,就想抽支烟,王朝拿出千里迢迢带到上海的河南本地红旗渠香烟,叼在嘴里,忽然想到打火机留在了咖啡屋。身旁过往的全是陌生人,也不敢冒昧地去借火,一直走到一个小商店,王朝进去放下箱子,进了商店。商店的老板娘正在做十字绣,王朝说:“给俺来个火。”老板娘放下手中干的活儿,皱着眉头问:“要一块的还是要五块的?”王朝说:“一块的。”

就在老板娘踮着脚尖取打火机的时候,进来一个人问:“老板,这里有红旗渠香烟没有?”是个很柔和的女子声音。王朝掉过头一看,只见一个全身穿着黑长裙身披黑斗篷的女子走了进来,大上海女子就是不一样,走起了复古路线,一袭拖地斗篷增添了女人动人的优雅成质,那一抹红唇也是点睛之笔。这个女子身材非常好,貌似在哪里见过一样,那洁白的面孔和玲珑的下巴,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他和这个美丽的女子应该相识。

老板娘笑嘻嘻地对黑衣女子说:“对不起姑娘,没有您要的那个牌子,但是我这里各种牌子的香烟多的是:哈德门、小熊猫、红塔山……”那个女子摇摇头说:“我一直抽家乡的红旗渠香烟。”说完她提了提斗篷,露出了洁白的手腕,手腕上的“马尔他蓝腕表”闪烁着极具独特的色彩,既充满富贵的气息,而又具有深邃的魅力,那种文雅如海浪与帆船一样搭配成绝佳的风景。十指尖尖,指甲上涂着暗红色的护甲水,如雪压红梅一样娇艳,这只手与手腕上的CapeCod表相互呼应,酷似世上这只手才配戴这样贵重的金表。

王朝付了钱,提着皮箱走出小商店,他想:难道这个黑衣女子也是河南人?为什么她要买的香烟和自己的香烟是一个牌子?为什么这样晚了,还来这里买烟?看那女子的打扮可不是穷人家的女孩儿,尤其是黑丝绒披风,只是在电视里才能见到。莫非她是个演员,没有顾得上卸妆就来买香烟了?

王朝边走边琢磨,拐了一个弯子,马上就到格林豪酒店了。突然前面一个黑影拦住他,冷冷地说:“好吝啬的老乡,我又不是鬼,不就赏半盒香烟吗?我给你双倍的钱。”王朝吓了一跳,愣在那里,只觉得她用一种锐利无比的目光凝视着自己,她把斗篷紧紧裹住身体,凸显出女性修长的躯体,王朝觉得来者不善,这个女子就是刚才在小商品店买红旗渠香烟的。那珍珠一般的牙齿闪着寒光,脸色雪白没有一丝血色。是凄艳的月光把她染成这样风娇水媚,还是纯黑的打扮把她衬托成一个玉面淡拂,也许是被冻的,她穿的很少,只有里面的旗袍和外面的披风,还戴着白色的手套,故意装出冷美人的样子。

王朝明白异地泡妞绝对是睁着眼睛步入误区,何况他身上带着80万巨款。王朝绕开这个女子前面就是自己下榻的格林豪酒店,他低着头,但还是看到她的那张脸色凄艳得如久埋在冰山中的白玉,嘴唇是淡淡的紫色,女子说:“站住,你什么女人没见过?在我面前也敢装作假正经?”声音如幽谷中的水滴一般严肃、沉静。

王朝说:“俺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女子冷笑一声说:“王朝,你怎么这样,有钱了就不认识人了?”王朝抬头细细去看这个女子,女子抖开披肩,一种茉莉般的清香钻入他的鼻孔,王朝不由地打了一个嚏喷,定眼看去,这个女孩顶多十八九岁,奇怪的是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女孩收紧斗篷,冷笑一声款款离开,王朝往前走了几步双腿发软,他手中的两只箱子变得如装满的不是钞票而是铁块。王朝靠住一个爬满藤萝的墙,慢慢地瘫在地上,一辆黑色的轿车风驰电掣一般迅速停在他面前,那个女子跳下车来,用冰凉的手指拨开王朝的抓着皮箱的手指打开车后门,把两只皮箱扔进后座,然后从王朝衣兜里摸出扔到爬满藤萝的高墙里,一对老年人牵着狗走过来,王朝本想叫喊,女子啪一个嘴巴打在王朝脸上说:“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歌厅里喝酒你就不听。这样重要的事你也耽误?嫁给你我就一天好日子也没过。好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长记性,冻你半夜,12点我来接你。”说完,跳上车呼啸而去。王朝眼睁睁看着到手的钱被抢走了,但是他就是动不了,老年夫妇用鄙视的目光看着王朝。

王朝抬起手来,啊啊地叫着,那个黑衣女子一个嘴巴把他的下巴打得脱臼了。老大爷过来扶起王朝说:“唉,看你老大不小的人了,还改不了去那种灯红酒绿的地方?酒色财气四堵墙,人人都在里边藏,以后别让老婆再抽你嘴巴了?”王朝指指自己脱臼了的下巴,老大爷摸摸王朝脱臼了的下巴笑着说:“你老婆打人的技术就是高明,看你也经常挨打。路漫漫其修远兮,以后还是继续挨打吧!”

老人家带着老伴和穿着唐装的京巴犬走开了,王朝费尽全力,好容易才把脱臼的下巴扶到头颅的接轨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遭劫了,马上得报警。

他的全身逐渐有了力气,兜里的已经被那个女土匪扔掉了,他拼命跑回刚才买了打火机的小商店,老板娘依旧在做十字绣,见他咋咋呼呼地跑进来,脸上依旧风平浪静的样子,操着浓重的上海味儿口音问:“你又要买什么吗?一块两块的小东西,我都懒得动身儿。”<拍个30集下来/p>

王朝说:“天也塌了,我两皮箱的钱一出你们小商店就被人抢劫了,我要报警!”

老板娘仍旧荣辱不惊地说:“一听你就是河南人,你哄谁玩儿嗫,有那么多钱不打在卡上,提在在手里耍大牌?我半点不相信你的鬼话,这条街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发生抢劫案。”

王朝说:“大姐啊,我是河南人不假,可河南人又招惹谁了,上海就没有歹徒吗?相信俺河南人吧,借我用一下我就报个警。”

老板娘火了,把手中的十字绣放在柜台上,大声骂着:“你叫谁大姐呢?是不是你娘当时堕胎时吃错药了,生出你这种满脑袋糨糊败家种,你叫我大姐,是我的耻辱,你有那么多钱不坐车,提着钱满大街逛?哄你奶奶去吧,滚蛋,想讨钱,没门儿。”

王朝说:“别发火,我不配我不配,你连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吗?对了,抢我钱的就是刚才到你这里买烟的那个黑衣女子,你认识她吗?”

老板娘拢起扫把劈头就打,边打边说:“我就知道你杀个回马枪,不怀好意,先欺骗我想抢我的,接着讹诈我串通黑衣女子抢劫你,你倒是费了不少脑筋,和我玩你退我抄的迂回做战方针,瞎了你的眼睛蛋子儿了。”

很快小商店门口聚集了一群人,老板娘对大家说:“他说我串通别人抢劫他的东西,捉贼捉赃,故意败坏我的招牌,我堂堂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小卖部副部长的形象被你损坏了,不给我个交代,别想走人。”大家笑着,指指点点地责备着王朝,那个和老伴遛狗的大爷对大家说:“是他,刚才有个女人抽他嘴巴,说是他的老婆,教训他今后不要喝酒,我也闻到他满身的酒气,以为他是个酒鬼,但后来想想,他那可能有那么漂亮的老婆吗?而且开着高级轿车,我给你,如果真报案,就报给我们看看。”

王朝被带到派出所做口供的时候,警官赵菲菲问他:“你是干什么的?叫什么?哪里人?你说你被抢劫八十万人民币,有何证人?”王朝说:“俺是河南x县的林业局长,自费出了一本小说,经过朋友介绍卖给了上海一家影视公司版权,当时俺提供电子版的时候,他们说让俺在格林豪住上一个星期,写出每一节的大纲来,俺写完了,他们给俺一个卡,说里面存了80万元,俺怕他们耍俺,就让他们跑了好几家建行,取了这笔钱,俺和制片人在小酒馆吃了饭……”

赵菲菲问:“为什么不依法办事,走正轨渠道,开发票后把钱打到账上?”王朝说:“俺怕上个人所得税,80万元就上16万的税,谁愿意白白扔掉16万。”

赵菲菲又问:“那你详细描述一下作案人的相貌特征。”王朝说:“她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那件斗篷就像末代皇后婉容披过的,太华贵了。她那眼睛、嘴唇、身材真如古诗中的女子:粉腮红润,秀眸惺忪;回眸一笑,百媚丛生;千朝回盼,万载流芳;水中望月,云边探竹。”赵菲菲说:“没有让你背古诗,她有多大年纪?留着什么发型?”王朝说:“20岁左右,长发,作案时盘起头发。手腕上戴着一块‘马尔他蓝腕纯金手表’,即使打人也是娇容绽放。”赵菲菲心想:这个王朝对女人的审美认识得真深刻,到了火烧眉毛,还忘不了那个黑斗篷的绝色容貌。

赵菲菲对身边的公安干警说:“连夜落实情况,找出人证,如果真是他自己描述的那样,先把王朝以偷税漏税的罪行拘捕起来。”王朝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都是香烟害了他。要不是为了抽烟去小商店买打火机,也遇不到那个女土匪。香烟!吻到了尽头,只是留下一堆灰白的记忆。打火机!你用你迷人的光彩,掩饰你离去的无奈。王朝!只是一时想抽烟,却葬送了自己的前途。

赵菲菲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所有的证人:制片人、小商店老板娘、格林豪酒店服务员等,但一一排除了与黑色斗篷串通作案的嫌疑,只做了笔录留下了他们的,告诉他们做好随时被传到的准备。

第二天,赵菲菲带着王朝到各个派出所的户籍科对照着查了几日黑斗篷的照片,都一一否决。就在赵菲菲陷入迷茫的时候,王朝突然想起那天黑衣斗篷开的轿车牌号,虽然自己手脚无力,但是眼睛非常明亮、脑子非常清醒。赵菲菲命人马上查到这辆轿车的车主。很快车主浮出水面,是一家防水公司的老板,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加拿大读书,女儿在上大学。赵菲菲带着公安干警和王朝,一同赶到这家公司,直奔车库,老板的那辆黑色轿车果然停在车库里。赵菲菲问王朝:“看清了,是这辆轿车吗?”王朝连连点头,激动得热泪盈眶,哭泣着说:“是,就是这辆,你看车牌号都没来得及换。”

防水公司的老潘经理,听说有公安局的人来查车,急忙出来,在车库门口与赵菲菲相遇。潘老板五十多岁的样子,浓重的眉毛,身材消瘦,很斯文的样子,看上去酷似一个大学教授。他问赵菲菲:“你们到车库里干什么?这车可是我去年买的,不是偷的。”赵菲菲说:“我明白,但是您的车涉及到一桩抢劫案,请您配合我们的调查。”王朝学着那个小商店老板娘骂自己的话说:“人面兽心的东西,是不是你娘当时堕胎时吃错药了,生出你这种满脑袋糨糊败家种,想抢劫老子的钱,没门儿!”潘老板说:“你把嘴放干净一点,什么抢钱不抢钱的?”赵菲菲说:“王朝局长,请你不要激动。”

老潘被带到派出所,很沉静的样子,不时地看着手腕上的金表说:“我的时间有限,请你们痛快一些,真是莫名其妙。”赵菲菲说:“你在三天前,也就是11月28日夜里12点10分至12点20分,开着你的轿车到什么地方了?”老潘不假思索地回答:“去龙京路附近的上岛咖啡馆,见一位朋友?”赵菲菲问:“什么朋友?是生意上的朋友吗?”老潘双腿颤抖了一下,马上恢复了刚才的沉静说:“不是,是大学时候的女同学,也算女朋友?”赵菲菲问:“女朋友和女性朋友的区别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性。她是你的女性朋友吗?”潘老板有些生气,但很有涵养地说:“你们是查案,还是查我的性生活?真无聊,这年头,猪都有很多烦心事,何况你们警察呢!见缝子就要下蛆。”赵菲菲认真地说:“潘老板,请你严肃一些,回答我的问题?”老潘说:“你们不要无事生非好不好,大上海开我这样的车有多少人,你们不去审讯他们去?我有什么罪?难道我姓潘就能和 潘金莲挂上钩吗?”赵菲菲说:“因为在11月28日夜里12点10分至12点20分有人开着你的车,戴着和你一样的纯金手表,就在龙京路附近的上岛咖啡馆不远处抢劫了他人的巨款。如果您不与我们好好配合,洗清你自己,你就是最大的嫌疑犯。”

潘老板如泄了气的皮球,蔫头耷拉地抽搭着哭了说:“我知道是我老婆报的案,夫妻一场她竟然学会了什么都要,就是不要脸;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这一套,孟媚患了食道癌,已经倒计时了,我见她一面都是犯罪,要不是看在儿女们的面上,我早和她离婚了。”

赵菲菲让记录员递给老潘一沓纸巾,老板有滋有味地哭了半个多钟头,渐渐稳定情绪。赵菲菲接着问:“孟媚和你是什么关系?”

共 1181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传奇小说以侦破案情为线索,把作家的文字给了警察和社会治安,写出了扑所迷离的情节,揭露了可怕的现实,抨击了丑恶的人性。看完小说,让人难以忘怀。【一】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王朝,得到了八十万元的小说出让费。他提着两大箱子钱回到下榻的宾馆。一个武侠打扮的女子,喊着王朝的名字,以妻子的语气骂着王朝取下斗篷,王朝浑身发软,瘫在了地上。这是怎么啦?女人一边痛打王朝,一边以妻子的语气骂王朝,他们真是夫妻吗?王朝下颌被打脱臼,说话困难。那个女人开着载了钱箱的车子扬长而去,路过的人也纷纷指责王朝不顾家。他被救起,来到买烟的地方,说自己被抢了,就是在这里来买烟的那个女人抢的,要借用报案,那卖烟老板娘痛骂了王朝。这老板娘和黑衣女人是一伙的吗?那个女人不是王朝老婆怎么对王朝的情况知道得清清楚楚?警官赵菲菲接受了案子,王朝为了偷税而不用卡要了现金终于被抢。王朝唯一的依据就是那车牌号。车主老潘来了,讲述了他和她老婆以及他的情人孟媚之间的关系,经过审问,排除了老潘作案的可能。不是他作案怎么车子会是他的?难道有人陷害老潘?孟媚真的在医院半死不活,她也没法作案。这个黑衣女子会是老潘的女儿吗?他的女儿来了,是一个算不上漂亮的女人。线索好像断了,这个黑衣女人究竟是谁?赵菲菲见到了老潘老婆,她也不是作案人。那作案人究竟是谁?赵菲菲她们又从医院找到了来看孟媚的女人的车牌号,赵菲菲拼出了这个女人的样子,王朝说就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银行职员薛蛮斐,真的是她做的吗?把她带到警局审讯,王朝说不是她。这一条线索也断了。孟媚死了,线索断了。王朝原来是一个林业局的局长。赵菲菲决定到王朝的老家去摸底,王朝的老婆讲述了王朝玩女人的事情,找来了红红,找后来张某就被送到了医院。来了女学生马兰,王朝的本质终于露出水面。他和该县文联主席一起骗了马兰,把马兰的小说卖了八十万,而他们只给了马兰两百元。可是这几个女人都不具备作案的条件。案子没法破了,一切线索都没有了,赵菲菲除了佩服这个“抢匪”的智慧外,也没有办法了。突然,她接到了短信,告诉她有五十万元放到了她的办公桌上,另外三十万元女抢匪作为报酬拿走了。这个女抢匪竟然能毫无痕迹地进出公安大楼,让人奇怪。赵菲菲查到了“迷魂散”,知道了黑衣女人作案的工具。小说以此结尾,好像没有破案,但是案已经破了。小说结尾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给读者。【二】小说的主题意义。小说以这个扑朔迷离的故事,表达了丰富的现实主题。(1)当今官员的腐败让人震惊。国家明确提出反腐败大旗,而且警察系统成了反贪局,这就说明官场腐败已经非常严重了。小说以这个林业局长王朝为腐败官员的典型,揭示了出了他腐败的无耻。首先是,他发表文章不是以文取胜,而是贿赂报社人员。第二,他贿赂文联,捞到了副主席的位置。第三,他和文联主席一起,欺骗马兰,盗取马兰的著作权发横财。第四,他工资交老婆,却能和众多女人有着 易,钱从何来?其腐败手段可想而知。第五,自己抢劫马兰,不以为耻,在自己被抢劫时竟然大胆报案,不怕自己的丑行暴露。第六,在案件中竟然公开自己的官员身份,其目的可想而知。小说写出了一个腐败、贪婪、堕落、低俗、无耻、愚蠢、贪名贪利的贪官形象。小说扣住这个人物,还写出了报社、作协等文化部门权力人物的腐败问题。这一构思是有深意的,让我们感觉到了腐败涉及到的行业之多之惊人。揭示了现实腐败的严重性。(2)犯罪对与警察系统的挑战,警示警察系统必须提高侦破能力。小说中的漂亮女子,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她的行为都是犯罪。可是,她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盗用别人的车辆犯罪,警察们竟然毫无办法寻找依据;她能自由出入警察大楼,警察们竟然毫无察觉;警察们的智慧不比这个女罪犯低,可就是破不了案,说明我们整个警察系统就出了问题。说明我们的治安防范系统出了问题。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不是女罪犯自己发短信,自己把五十万元留下,这个案子根本没法破,那钱根本要不回来。这个结局是 有讽刺性的,是对警察们的一大耳光。( )政府对官员犯罪惩治不力,小说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社会现实。社会犯罪严重猖獗,我们的政府无法扫除,我们的警察系统没法扫除,为什么?因为违法的是官员或者有官员作为保护伞,官场上官官相护是不争的事实。王朝玩弄女性,他老婆都知道,难道他的上级政府官员不知道?当地人都叫他“王操蛋”,难道政府官员不知道?小说让一个女子通过违法手段来惩治王朝这样的违法官员,让人想到了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无奈,这是谁的悲哀和无奈?(4)人性伦理法律的社会思考。孟媚和老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可他们却私下约会而且有了孩子,这是对社会法律和伦理的挑战。这种特殊组合家庭的兄妹能不能这样做?这样做违法吗?违背社会伦理吗?小说没有谴责,但是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老潘的老婆,一而再再而三地毒打孟媚,甚至毒打得孟媚当场小产,这种暴力不仅仅反映出了人性的善恶问题,更表现出了对人格尊严和法律的蔑视。是谁之过?王朝老婆明知道王朝玩弄女人,竟然默认,这仅仅是软弱吗?马兰,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女性,竟然为了发表作品,而不管作品署名是谁都答应,这是多么的愚昧和法盲?当然,这也反映出了无权无势者的悲哀和无奈。小说通过这些内容,揭示出了伦理、法律和人性的纠结,提出了值得思考和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漂亮的小说!推荐!【:春雨阳光】【江山部精品推荐0120 0117】

1楼文友: 20:1 :26 这篇传奇小说以侦破案情为线索,把作家的文字给了警察和社会治安,写出了扑所迷离的情节,揭露了可怕的现实,抨击了丑恶的人性。看完小说,让人难以忘怀 语文教师

2楼文友: 20:14:28 。【一】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王朝,得到了八十万元的小说出让费。他提着两大箱子钱回到下榻的宾馆。一个武侠打扮的女子,喊着王朝的名字,以妻子的语气骂着王朝取下斗篷,王朝浑身发软,瘫在了地上。这是怎么啦?女人一边痛打王朝,一边以妻子的语气骂王朝,他们真是夫妻吗?王朝下颌被打脱臼,说话困难。那个女人开着载了钱箱的车子扬长而去,路过的人也纷纷指责王朝不顾家。他被救起,来到买烟的地方,说自己被抢了,就是在这里来买烟的那个女人抢的,要借用报案,那卖烟老板娘痛骂了王朝。这老板娘和黑衣女人是一伙的吗?那个女人不是王朝老婆怎么对王朝的情况知道得清清楚楚?警官赵菲菲接受了案子,王朝为了偷税而不用卡要了现金终于被抢。王朝唯一的依据就是那车牌号。车主老潘来了,讲述了他和她老婆以及他的情人孟媚之间的关系,经过审问,排除了老潘作案的可能。不是他作案怎么车子会是他的?难道有人陷害老潘?孟媚真的在医院半死不活,她也没法作案。这个黑衣女子会是老潘的女儿吗?他的女儿来了,是一个算不上漂亮的女人。线索好像断了,这个黑衣女人究竟是谁?赵菲菲见到了老潘老婆,她也不是作案人。那作案人究竟是谁?赵菲菲她们又从医院找到了来看孟媚的女人的车牌号,赵菲菲拼出了这个女人的样子,王朝说就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银行职员薛蛮斐,真的是她做的吗?把她带到警局审讯,王朝说不是她。这一条线索也断了。孟媚死了,线索断了。王朝原来是一个林业局的局长。赵菲菲决定到王朝的老家去摸底,王朝的老婆讲述了王朝玩女人的事情,找来了红红,找来了女学生马兰,王朝的本质终于露出水面。他和该县文联主席一起骗了马兰,把马兰的小说卖了八十万,而他们只给了马兰两百元。可是这几个女人都不具备作案的条件。案子没法破了,一切线索都没有了,赵菲菲除了佩服这个 抢匪 的智慧外,也没有办法了。突然,她接到了短信,告诉她有五十万元放到了她的办公桌上,另外三十万元女抢匪作为报酬拿走了。这个女抢匪竟然能毫无痕迹地进出公安大楼,让人奇怪。赵菲菲查到了 迷魂散 ,知道了黑衣女人作案的工具。小说以此结尾,好像没有破案,但是案已经破了。小说结尾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给读者 语文教师

楼文友: 20:14:54 。【二】小说的主题意义。小说以这个扑朔迷离的故事,表达了丰富的现实主题。(1)当今官员的腐败让人震惊。国家明确提出反腐败大旗,而且警察系统成了反贪局,这就说明官场腐败已经非常严重了。小说以这个林业局长王朝为腐败官员的典型,揭示了出了他腐败的无耻。首先是,他发表文章不是以文取胜,而是贿赂报社人员。第二,他贿赂文联,捞到了副主席的位置。第三,他和文联主席一起,欺骗马兰,盗取马兰的著作权发横财。第四,他工资交老婆,却能和众多女人有着 易,钱从何来?其腐败手段可想而知。第五,自己抢劫马兰,不以为耻,在自己被抢劫时竟然大胆报案,不怕自己的丑行暴露。第六,在案件中竟然公开自己的官员身份,其目的可想而知。小说写出了一个腐败、贪婪、堕落、低俗、无耻、愚蠢、贪名贪利的贪官形象。小说扣住这个人物,还写出了报社、作协等文化部门权力人物的腐败问题。这一构思是有深意的,让我们感觉到了腐败涉及到的行业之多之惊人。揭示了现实腐败的严重性。(2)犯罪对与警察系统的挑战,警示警察系统必须提高侦破能力。小说中的漂亮女子,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她的行为都是犯罪。可是,她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盗用别人的车辆犯罪,警察们竟然毫无办法寻找依据;她能自由出入警察大楼,警察们竟然毫无察觉;警察们的智慧不比这个女罪犯低,可就是破不了案,说明我们整个警察系统就出了问题。说明我们的治安防范系统出了问题。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不是女罪犯自己发短信,自己把五十万元留下,这个案子根本没法破,那钱根本要不回来。这个结局是 有讽刺性的,是对警察们的一大耳光。( )政府对官员犯罪惩治不力,小说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社会现实。社会犯罪严重猖獗,我们的政府无法扫除,我们的警察系统没法扫除,为什么?因为违法的是官员或者有官员作为保护伞,官场上官官相护是不争的事实。王朝玩弄女性,他老婆都知道,难道他的上级政府官员不知道?当地人都叫他 王操蛋 ,难道政府官员不知道?小说让一个女子通过违法手段来惩治王朝这样的违法官员,让人想到了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无奈,这是谁的悲哀和无奈?(4)人性伦理法律的社会思考。孟媚和老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可他们却私下约会而且有了孩子,这是对社会法律和伦理的挑战。这种特殊组合家庭的兄妹能不能这样做?这样做违法吗?违背社会伦理吗?小说没有谴责,但是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老潘的老婆,一而再再而三地毒打孟媚,甚至毒打得孟媚当场小产,这种暴力不仅仅反映出了人性的善恶问题,更表现出了对人格尊严和法律的蔑视。是谁之过?王朝老婆明知道王朝玩弄女人,竟然默认,这仅仅是软弱吗?马兰,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女性,竟然为了发表作品,而不管作品署名是谁都答应,这是多么的愚昧和法盲?当然,这也反映出了无权无势者的悲哀和无奈。小说通过这些内容,揭示出了伦理、法律和人性的纠结,提出了值得思考和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 语文教师

4楼文友: -01 01:48:00 欣赏美女作家又一力作! 正如哈代只写苇塞克斯,我的笔尖专耕潇湘大地。

5楼文友: 12:10:27 怎么没结局呢?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茂名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汉中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TAG:
友情链接
上海租房网